坐在咖啡厅中,听着隔壁桌一群4、50岁左右的男女开心大声的聊天,听得出来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难得相聚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、彷佛担心少说一句下一回又要等上好久,席间其中一人甚至开心的唱起歌来,其他人则是投入快乐地听着。
  
  他们脸上快乐的神情,真的很有感染力,让旁人好像也能感受到愉快。前方的另一桌则坐了一对男女,讨论的好像是公事,脸上都带着上了整天班後的疲惫,没有约会男女的兴奋神采,熟悉的互动但没有暧昧感觉,看起来应该是同事??醋潘堑牧晨孜彝蝗辉谙?,这些今夜同在咖啡厅里的人们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,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圈,但我们的交集可能就只有今夜,过了今夜或许再也不会碰到。
  
  即便是稍微花了点时间观察他们的我,可能走出咖啡厅就立刻忘了他们的脸孔,更不要说专心开怀聊着天的他们,或许根本没注意旁人。我们唯一的交集,就在彼此走出咖啡厅那一刻结束了。
  
  或许是比较善感的性格,对於缘分我颇有感觉。大多数人觉得风马牛不相及不会多留意的事,总能引起我的关注。国小五年级时,我参加了全国儿童英文演讲比赛获得第一名,不仅上了报纸新闻,还代表台湾组成小小亲善团前往冲绳,由冲绳市长亲自接待我们。在冲绳的一周时间,我住在当地的岩濑家。
  
  岩濑家是国际家庭,爸爸是冲绳人,高大微胖的身材、皮肤黝黑,不时中气十足地哈哈大笑,是个超爽朗的欧多桑。妈妈是巴西人,总是笑咪咪的。家里有个漂亮的大姊姊,一头俐落短发长相清秀,好像酒井法子?;褂懈龈彝昙偷呐鶱aoko、下面还有个弟弟。
  
  我和Naoko感情非常好,两个小女孩,一个不会讲日文、一个不会讲英文,靠的完全是比手画脚鸡同鸭讲,她把最爱的漫画、收集的娃娃跟我分享,我也把从台湾带过去的小玩意介绍给她。
  
  同年龄频率相近,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。随着亲善访问结束的到来,我难过的不得了,冲绳回台湾的班机上,小小年纪的我哭到不能自己。带领台湾亲善团的大人们回国後说起这件事印象深刻,说我真是个感情丰富的小孩,让我有点不好意思,即使过了那麽久,我仍记得为甚麽那麽伤心。
  
  难得认识这麽喜欢的一群人,却不知道何时能再相会,当然很伤心。没想到因为我的关系,隔年岩濑一家人特别安排来台湾玩,能再见面兴奋不已。只是很可惜,几年後我和家人搬到加拿大,时间久了渐渐失去联络。至今我仍记得岩濑一家人的脸孔,和两个小女孩窝在房间里窃窃私语的时光。
  
  缘分啊,就是这麽奇妙。有些人尽管只有短短的交集,却留在心上长长久久。
  
  曾经听朋友说起因果和缘分,我并没有宗教信仰,但不管信或不信,听起来都有那麽几分道理。她说每个人一生中遇上的所有人,都是因着前世的因果,再相聚成为今生的「课题」。
  
  对关系的拿捏、关系和谐与否,深深地影响我们的生活。缘分,其实就是人际关系的课题,需要去感受、学习、修补、经营…。
  
  阿德勒心理学也提到:『人生所有的问题终究来自於人际关系?!徊还苡忻挥兴角笆赖囊蚬?,遇上的人际关系都需要好好处理,人毕竟不能独自一人和周围毫无关系的生活,许多人际关系都会影响我们。
  
  那些擦身而过模糊的面孔,代表着已经没有牵连,无须挂念。但举凡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、工作领域同事…等等都无法避免,都需要面对与学习。朋友说,当你特别讨厌一个人,却又无法避免和他相处,一定要找到方法解开这个结,越在意和纠结表示今生没完没了,以後还要无限循环。朋友笑着说,越讨厌的人,可能下一辈子投胎做你的小孩跟你讨债! 千万不要啊! 说完我们俩哈哈大笑。
  
  人际关系需要修习。对有些人来说,亲情是课题;对有些人来说,爱情是难题,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课题要处理。不论缘深缘浅,我想尽量做到无愧於心就是最好的关系。